中共安徽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
安徽省监委驻安徽财经大学监察专员办公室
主办
当前位置:

警钟 | “全家腐”的“何二爷”

文章发布时间:2022-04-29     发布者:李春旭     阅读:51

违纪违法事实

何勇,男,汉族,曾任重庆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建设委员会副主任。

2020年9月,何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经查,何勇背弃理想信念,背离初心使命,丧失纪法底线,对抗组织审查;热衷于江湖义气,甘于被“围猎”,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安排的宴请等活动,违规收受礼金,违规干预和插手工程项目发包,违规干预司法活动;政商关系“不清”,亦官亦商,官商勾结,违规经商办企业;长期参与赌博,家风败坏,开设收钱办事的“夫妻店”;大搞权钱交易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行政审批事项、承揽工程项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,涉嫌受贿犯罪。

2021年3月,何勇被开除党籍、取消退休待遇,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 

忏悔书节选

我用我之教训,警示世人;我用我之余生,为罪行“买单”!

一、信念坍塌,异化错位权力观

一方面,我的职务职级在提升,理论学习却在不断放松,自律要求不断降低,我发现商人老板、下属干部都看我脸色,自己说话管用,便开始利用手中权力夹带“私货”。另一方面,因我在璧山、合川、沙坪坝三地任职15年的“常务”,被朋友戏称“老常务,差半步”,自己也认为“论能力是够格的,论做事也没少干”,心态便逐渐失衡,怨气逐渐产生,不仅不感恩组织,反而认为是组织亏欠于我。思想逐渐滑坡,认为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,权力好使、办事方便,老婆孩子都沾光。信仰信念已逐渐坍塌,权力观已异化错位,逐渐热衷于与老板打交道,有求必应,迷恋上权力带给我的面子、金钱和快感。

二、心无敬畏,大言不惭   “掐蒜苗”

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常给他们讲,“葱葱蒜苗掐点,偷鸡摸狗莫来”,意思是吃吃喝喝没事,红包礼金可以,大“坨坨钱”莫拿。我以为这样能防止犯大错误,但是我错了。迎来送往多了,见惯了老板们财大气粗、纸醉金迷的生活,我的消费观也在发生变化,衣服、皮带、鞋子都追求名牌,老板们要送我自然也选择名牌。在“温水煮青蛙”过程中,我发现,收5千元红包与收5万元,也就是人民币后面多一个零而已。久而久之,就对党纪国法失去敬畏之心,什么廉洁纪律、生活纪律、工作纪律通通抛之脑后。2002年下半年,某个体老板送给我15万元,这是我第一次收“坨坨钱”,“偷鸡摸狗莫来”的底线就此突破。之后一发不可收拾,办公室、车库、餐厅包房都成为我收受贿赂的地方。

三、“袍哥”习气,官威霸气“何二爷”

我骨子里有“袍哥”习气,讲江湖义气,喜欢结交朋友,满足于前呼后拥,肯帮忙、爱办事,不拘小节。因我的行事做派,有人给我起绰号“何二爷”。我认为,“何二爷”这个名字很霸气,能显示自己的官威,很受用,很享受,乐在其中。商人老板愿意结交我,我也乐于混迹于他们当中,身边总有那么些商人老板如影随形,请托办事,我都不遗余力。“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”。帮忙办事,只讲感情,不讲原则。我利用职权帮了老板们大忙,他们自然对我感激不尽,接受老板们的吃请是常事。我还迷上了麻将赌博,在区县下班后要打,周末回主城后要打,老板们投我所好,只要我一个电话约定暗号“学习文件”,老板们都会应邀而至。在吃请、赌博、送红包、再到送“坨坨钱”的步步“围猎”下,我彻底败下阵来。受老板们江湖习气、“袍哥文化”影响,我办事不讲规矩,只认“兄弟伙”。

四、家风破败,默契开设“夫妻店”

我妻子到区县看我或者我回到主城后,只要有商人老板吃请饭局,我一般都会带上她,耳濡目染,眼界大开。看惯了老板们吃大餐、开豪车,看多了饭前饭后送红包、收礼金,慢慢地她变得拜金、虚荣,对金钱越来越感兴趣,习惯于商人老板称她为“二嫂”,吃穿讲品牌更不在话下。一些商人老板看到我对妻子的纵容,看到“二嫂”对钱的痴迷,就寻思走“夫人路线”。她收钱后,也会给我说某某拿来多少多少,我则默认。我觉得妻子用这种方式收钱,比我直接收钱更安全。我给老板帮忙当“办事机”,妻子收钱当“点钞机”,默契配合,开起“夫妻店”。有时我在外面收的现金,也拿回交给妻子,她也心领神会,拿着这些钱去高消费和投资放贷做生意。随着财富不断累积,妻子俨然一副“官太太”、“富婆”的做派,生活越来越奢靡。我对儿子也失管失教,让他跟着商人“朋友”学做生意、跑项目。少数老板也“围猎”他,给他送钱,我也都知情,但我也予以默许,从未制止过。

五、惨痛教训,告诫世人“莫伸手”

被留置后,我赌咒发誓“一不贪财、二不好色,请组织大大方方地查”,认为“只要我不说,你拿我没办法”,拒绝组织的挽救。现在想来是多么可笑,自以为是、自作聪明。现在,我知道自己彻彻底底地错了,我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党员领导干部形象,我愧对组织的良苦用心。

在此,也以我的血泪教训告诫广大党员领导干部,要牢记初心使命、入党誓言,审慎对待手中权力,永远记得自己从哪里来,自己要到哪里去,时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励。要管好亲属和身边人,筑好家庭廉洁的“防火墙”。 

案例剖析

家风是社会风气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家风建设中,领导干部自身的表率、示范、带动作用至为关键。然而,何勇不仅自己贪腐,还一手把妻子带入了纸醉金迷的“名利场”,使其一步步沉沦为“贪内助”。上行下效,儿子也被商人老板“围猎”,成为“全家腐”的典型。

何勇袍哥习气深重,“爱交朋友肯帮忙”,喜欢前呼后拥,被人称为“何二爷”,他对这个称谓也乐在其中。周围的商人老板认为“何二爷”办事很“耿直”,非常愿意结交他。何勇曾长期在区县工作,感觉对妻子有亏欠,因此每次参加商人老板的吃请都会带上她。妻子吃惯了大餐、坐惯了豪车、看惯了红包礼金,耳濡目染之下心态逐渐变化,热衷于“二嫂”这个头衔,成为何勇收钱的“点钞机”。何勇妻子在外面大肆收受现金、干股,拿这些钱出去投资放贷、做生意,甚至找自己同学当“白手套”代持股份。何勇则认为通过妻子收钱比直接收钱“更加安全”,对此心领神会、默认默许。家庭财富不断积累,生活自然越发奢靡。在父母“言传身教”下,何勇儿子也利用父亲影响力在外跟商人老板“打成一片”,大肆收受财物。

何勇的妻儿在“前门”收钱,何勇则为商人老板的请托事项“大开后门”,各种违纪违法行为严重败坏了当地政治生态,严重制约了一方发展。

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党员领导干部要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,严格对照相关要求,从自身做起、从家庭做起,带头明大德、守公德、严私德,修身齐家、勤俭持家,从严管家、以德治家,做到个人不失范、配偶不失管、子女不失教、家风不染尘,真正让家成为厚德之所、温馨港湾,以好家风带动形成良好党风、政风、民风。

(重庆市纪委监委 ||  责任编辑  郭兴)


警钟 | “全家腐”的“何二爷”

作者:时间:2022-04-29浏览:51

违纪违法事实

何勇,男,汉族,曾任重庆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建设委员会副主任。

2020年9月,何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经查,何勇背弃理想信念,背离初心使命,丧失纪法底线,对抗组织审查;热衷于江湖义气,甘于被“围猎”,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安排的宴请等活动,违规收受礼金,违规干预和插手工程项目发包,违规干预司法活动;政商关系“不清”,亦官亦商,官商勾结,违规经商办企业;长期参与赌博,家风败坏,开设收钱办事的“夫妻店”;大搞权钱交易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行政审批事项、承揽工程项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,涉嫌受贿犯罪。

2021年3月,何勇被开除党籍、取消退休待遇,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 

忏悔书节选

我用我之教训,警示世人;我用我之余生,为罪行“买单”!

一、信念坍塌,异化错位权力观

一方面,我的职务职级在提升,理论学习却在不断放松,自律要求不断降低,我发现商人老板、下属干部都看我脸色,自己说话管用,便开始利用手中权力夹带“私货”。另一方面,因我在璧山、合川、沙坪坝三地任职15年的“常务”,被朋友戏称“老常务,差半步”,自己也认为“论能力是够格的,论做事也没少干”,心态便逐渐失衡,怨气逐渐产生,不仅不感恩组织,反而认为是组织亏欠于我。思想逐渐滑坡,认为有权不用,过期作废,权力好使、办事方便,老婆孩子都沾光。信仰信念已逐渐坍塌,权力观已异化错位,逐渐热衷于与老板打交道,有求必应,迷恋上权力带给我的面子、金钱和快感。

二、心无敬畏,大言不惭   “掐蒜苗”

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常给他们讲,“葱葱蒜苗掐点,偷鸡摸狗莫来”,意思是吃吃喝喝没事,红包礼金可以,大“坨坨钱”莫拿。我以为这样能防止犯大错误,但是我错了。迎来送往多了,见惯了老板们财大气粗、纸醉金迷的生活,我的消费观也在发生变化,衣服、皮带、鞋子都追求名牌,老板们要送我自然也选择名牌。在“温水煮青蛙”过程中,我发现,收5千元红包与收5万元,也就是人民币后面多一个零而已。久而久之,就对党纪国法失去敬畏之心,什么廉洁纪律、生活纪律、工作纪律通通抛之脑后。2002年下半年,某个体老板送给我15万元,这是我第一次收“坨坨钱”,“偷鸡摸狗莫来”的底线就此突破。之后一发不可收拾,办公室、车库、餐厅包房都成为我收受贿赂的地方。

三、“袍哥”习气,官威霸气“何二爷”

我骨子里有“袍哥”习气,讲江湖义气,喜欢结交朋友,满足于前呼后拥,肯帮忙、爱办事,不拘小节。因我的行事做派,有人给我起绰号“何二爷”。我认为,“何二爷”这个名字很霸气,能显示自己的官威,很受用,很享受,乐在其中。商人老板愿意结交我,我也乐于混迹于他们当中,身边总有那么些商人老板如影随形,请托办事,我都不遗余力。“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”。帮忙办事,只讲感情,不讲原则。我利用职权帮了老板们大忙,他们自然对我感激不尽,接受老板们的吃请是常事。我还迷上了麻将赌博,在区县下班后要打,周末回主城后要打,老板们投我所好,只要我一个电话约定暗号“学习文件”,老板们都会应邀而至。在吃请、赌博、送红包、再到送“坨坨钱”的步步“围猎”下,我彻底败下阵来。受老板们江湖习气、“袍哥文化”影响,我办事不讲规矩,只认“兄弟伙”。

四、家风破败,默契开设“夫妻店”

我妻子到区县看我或者我回到主城后,只要有商人老板吃请饭局,我一般都会带上她,耳濡目染,眼界大开。看惯了老板们吃大餐、开豪车,看多了饭前饭后送红包、收礼金,慢慢地她变得拜金、虚荣,对金钱越来越感兴趣,习惯于商人老板称她为“二嫂”,吃穿讲品牌更不在话下。一些商人老板看到我对妻子的纵容,看到“二嫂”对钱的痴迷,就寻思走“夫人路线”。她收钱后,也会给我说某某拿来多少多少,我则默认。我觉得妻子用这种方式收钱,比我直接收钱更安全。我给老板帮忙当“办事机”,妻子收钱当“点钞机”,默契配合,开起“夫妻店”。有时我在外面收的现金,也拿回交给妻子,她也心领神会,拿着这些钱去高消费和投资放贷做生意。随着财富不断累积,妻子俨然一副“官太太”、“富婆”的做派,生活越来越奢靡。我对儿子也失管失教,让他跟着商人“朋友”学做生意、跑项目。少数老板也“围猎”他,给他送钱,我也都知情,但我也予以默许,从未制止过。

五、惨痛教训,告诫世人“莫伸手”

被留置后,我赌咒发誓“一不贪财、二不好色,请组织大大方方地查”,认为“只要我不说,你拿我没办法”,拒绝组织的挽救。现在想来是多么可笑,自以为是、自作聪明。现在,我知道自己彻彻底底地错了,我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党员领导干部形象,我愧对组织的良苦用心。

在此,也以我的血泪教训告诫广大党员领导干部,要牢记初心使命、入党誓言,审慎对待手中权力,永远记得自己从哪里来,自己要到哪里去,时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励。要管好亲属和身边人,筑好家庭廉洁的“防火墙”。 

案例剖析

家风是社会风气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家风建设中,领导干部自身的表率、示范、带动作用至为关键。然而,何勇不仅自己贪腐,还一手把妻子带入了纸醉金迷的“名利场”,使其一步步沉沦为“贪内助”。上行下效,儿子也被商人老板“围猎”,成为“全家腐”的典型。

何勇袍哥习气深重,“爱交朋友肯帮忙”,喜欢前呼后拥,被人称为“何二爷”,他对这个称谓也乐在其中。周围的商人老板认为“何二爷”办事很“耿直”,非常愿意结交他。何勇曾长期在区县工作,感觉对妻子有亏欠,因此每次参加商人老板的吃请都会带上她。妻子吃惯了大餐、坐惯了豪车、看惯了红包礼金,耳濡目染之下心态逐渐变化,热衷于“二嫂”这个头衔,成为何勇收钱的“点钞机”。何勇妻子在外面大肆收受现金、干股,拿这些钱出去投资放贷、做生意,甚至找自己同学当“白手套”代持股份。何勇则认为通过妻子收钱比直接收钱“更加安全”,对此心领神会、默认默许。家庭财富不断积累,生活自然越发奢靡。在父母“言传身教”下,何勇儿子也利用父亲影响力在外跟商人老板“打成一片”,大肆收受财物。

何勇的妻儿在“前门”收钱,何勇则为商人老板的请托事项“大开后门”,各种违纪违法行为严重败坏了当地政治生态,严重制约了一方发展。

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党员领导干部要注重家庭、注重家教、注重家风,严格对照相关要求,从自身做起、从家庭做起,带头明大德、守公德、严私德,修身齐家、勤俭持家,从严管家、以德治家,做到个人不失范、配偶不失管、子女不失教、家风不染尘,真正让家成为厚德之所、温馨港湾,以好家风带动形成良好党风、政风、民风。

(重庆市纪委监委 ||  责任编辑  郭兴)


地址:安徽省蚌埠市曹山路962号安徽财经大学东校区1号办公楼南三楼   电话、传真:0552-3171171 版权所有:中共安徽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、安徽省监委驻安徽财经大学监察专员办公室
地址:安徽省蚌埠市曹山路962号安徽财经大学东校区1号办公楼南三楼 版权所有:中共安徽财经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、安徽省监委驻安徽财经大学监察专员办公室